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流冤孽 > >正文

月夜散文作品_散文

时间:2020-10-16 来源:地理信息网
 

  皎洁的月光给大地披上了银灰的纱裙,照在花瓣上,花儿更加娇艳,洒在床前,有些清凉,带点香味的夜气交织在一起,沁人心脾……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月夜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月夜抒情散文:月夜

  疏星点点的月夜,我着一袭轻纱白裙静静地坐在窗前,双手托着迷茫的面颊望月发呆,长长秀发随意地散落在肩上,任夏风轻轻吹起,四周静谧的安详如梦如幻……

  曾多少回对月长叹,人生苦短,碌碌无为竟不知道都忙了些什么?父母枉自生养我了一场,我一事无成。

  每日里洗洗涮涮,柴米油盐,岁月如梭,时间磨平了我的棱角,生活麻木了我的情感,一切都归于平淡,平淡的如水如茶……

  曾经是母亲的乖乖女,像小鸟一样幸福快乐的依偎在妈妈身边

  曾经是丈夫的心肝宝贝,相亲相爱,如胶似漆缠缠绵绵。

  曾经是朱自清笔下柔曼起舞的荷花仙子,轻轻拨奏着弦律,盈盈舞姿展示着青春的朝气。

  曾是泰戈尔诗篇里的小溪,静静流淌着,把少女的爱恋让白云捎给了远方的青山。

  曾经是琼瑶小说的追随着,梦想的心田里种满了情感,让晚风中的思念飞出窗外,那长满常青藤的花架,不知道会不会记住我们相爱时的誓言。

  我将一往情深的月夜写成难于忘怀的情歌,把平淡的生活描写成动人的诗篇,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今夜月儿弯弯,我用细腻的笔尖描述着每一个善良人的愿望,让它化作雨露,滋润迷茫人那干枯的心泉

  今夜月儿悠悠,犹如我满怀的温柔,感思屡屡,让晚风送去我的问候。

  困了,慢慢站起身来和月亮仙子招招手,再见吧,晚小孩子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安!

  月夜抒情散文:月夜荷塘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今夜,我终于告别钢筋水泥的繁华都市,来到久别的故乡都昌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山村的夜晚太寂静了,睡在床上,我想起了我的童年,想起了我儿时的玩伴。他们大多为了生计,已外出打工。今夜你又在哪呢?过得怎样?你们还记得我吗?一个从小就怀揣着文学梦的少年。今夜他又回到了故乡,回到了那个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地方。

  想起了少年时光,就像发生在昨日的事,我睡不着。披了一件外衣,独自走在田野里。

  一路上,夜风轻轻地从耳边滑过,发出阵阵美妙而动听的音符。微风拂过,头发和衣服不时被撩起,好像母亲温柔的双手,在轻轻抚摸着我,又好似母亲甜甜的吻,不时亲吻着我的额头。我贪婪地呼吸着泥土的芳香,天空中没有一丝乌云,只漂浮着一层淡淡的云彩,苍穹中,繁星点点,一眨一眨的,好像瞌睡人的眼。月也似乎忘却了往日的羞容,高高地悬在空中,笑着温柔的脸。月光像流水一样缓缓地从天空直泻而下,透过薄云、穿过树林、绕过竹丛……轻轻地散落在地上、路上、水面上……斑斑驳驳、星星点点的,好似一幅幅美丽而神奇的抽象水墨画。忽然,我嗅到了一阵阵淡淡的、甜甜的荷香,夹杂在微风里,潜伏在夜色中,缓缓地送入我的鼻孔、静静地流进我的心间。不经意间,我猛一抬头,顺着淡淡的月光远远望去,只见一个小小的荷塘就在眼前,我便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荷塘的堤岸上,是一条曲曲折折、高低不平的小路,这条小路,平时也少人走,在这苍茫的月光下,显得越发清雅幽静了。我缓步其间,有着说不完的舒爽和惬意。走了一段路,不觉有些累了,于是索性挑了一处月光充足,僻静清幽之地坐下,尽情地欣赏起这无边的清荷来。

  月光下,只见荷叶高高低低,参差错落的,远远望去,像大海里翻起的层层波浪,别有一番韵味。亭亭玉立叶子,好像一排排的梅州市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最专业舞女,在微微的夜风中,正翩翩起舞呢!在层层叠叠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些各色各样的荷花,因为是满月,荷花的颜色还依稀让人辨得清楚。其中,有白色的、黄色的、大红的、深红的、还有粉红的……真是应有尽有,一应俱全,让人看了有些目不暇接。塘中的荷花,有羞涩而待放的、有热情而半开的、有奔放而全盛的……它们好像天上的繁星镶嵌其间,又好似璀璨明珠散落于碧绿玉盘,真是美不胜收,妙不可言。这时,你不得不佩服起大自然的神奇美妙来。

  微风过处,不时送来一阵阵丝丝缕缕的荷香。这时,香味早已充塞了我整个鼻孔,花粉已然填满了我整个胸腔。逆风望去,只见层层叠叠、密密匝匝的荷叶和高低不一、错落有致的荷花,正随着朗朗的夜风,泛起层层涟漪,好似一道道绿色的波痕,一波接一波、一浪接一浪的向我扑来,它们带着淡淡的、潮潮的湖水味,还夹杂着强烈的、浓郁的泥土芬芳,不时的吹打在我的脸上、身上和手上,冰冰的,让人好不舒畅,凉凉的,让人好不清新。夜风拂过,在叶与叶、干与干、花与花……之间,发出一阵阵美妙而动听的音律,好似一曲曲钢琴协奏曲,又好似一场管弦乐的演奏……让人听了久久回味,久久难以忘怀。

  不知什么时候,荷塘深处竟然升起了一团团莫名的白色雾气,弥漫在田田的荷叶上,在微风的拨弄中,雾气像天边的云彩,越来越多、越积越厚了。只见它们相互交织着、簇拥在一起,又迅速的向荷塘四周扩散开去。不一会,附近的荷花、荷叶、灌木……远处的山峦、树林、竹丛……都渐渐的消失在层层的迷雾之中。最后,就连空中的月亮也被罩上了层层薄薄的轻纱,发出惨淡的光茫。

  过了许久,层层的迷雾才开始慢慢散去,月亮又重新露出了笑容,它又静静地把柔和的月光,轻轻地洒落在荷叶和水面上,发出一阵阵淡淡的、幽幽的光茫。走近荷塘,我顺势托起一片叶子,只见露珠在荷叶上方流动着、滚动着……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晶莹锡透、五彩玲珑。这时,荷花像刚出浴的仙子,在荷叶的遮掩下,显得有几分腼孝感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腆和羞涩,使人感觉更加娇媚多姿,楚楚动人了。

  我是谁?我是我吗?这已不再重要。今夜,这是属于我的。这片夜色,这个荷塘。荷塘里的荷花,都是属于我的。此时,我别无它求,只求这世界忽然静止。静止在这个小山村里,静止在这夜里,静止在这月夜的荷塘里。

  月夜抒情散文:静静的月夜

  天很黑,天空偶尔落下几滴雨点,看不清路。迎面打着高光的汽车一闪而过,视线变得模糊,辨不清方向,不敢贸然骑车前行。放弃回仙桃的打算,顺道去一趟老家,看看留守在家已经年迈的叔婶。

  老家位于一个并不算偏僻的小村,离镇不过五六里路程,村庄沿河而居。

  入村,一路的黑暗,幢幢农舍淹没在沉沉的夜色里,只能见到模模糊糊的一堆一堆的黑影,偶有房间里透出些有气无力的晕黄的光亮。

  年近七十的叔立在半掩的门外,借着门缝挤出来的灯光,显出有些苍老的叔的剪影。

  叔看到我的到来,立马迎上来。“华子,来了!”话语中满含了喜悦。

  我进了屋,摩托车很快放置停当。

  “来,怎么不打声招呼?”叔怔怔地看着我,喃喃地说:“晓得你来,上街买几个菜。……屋里没有好菜招待你。”

  我再三肯定地告诉他:我已经吃过了。叔才略有遗憾的停止了客套。

  “路过,来得急,没带礼物,空手来的。”

  “能记得叔就行,还要什么礼物?”

  我用目光搜寻半天,不见婶婶的身影。

  “婶呢?”

  “婶在镇上做工,还没下班。”

  “哦?!”

  洗罢,出门竟见乌云已经散去,月亮在薄云间飘移,一刻不停。大雁深邃的鸣叫,异常悠远,以至不可捉摸。49岁的人患有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p>

  马路上,车灯(光)忽远忽近、零零星星。这些人也许是同村在镇上晚归的打工者,有可能和婶在一个工厂。我默默地想。

  叔和我一同站在屋前马路牙子上。堂屋的灯照在我们身上,影子拖到好远好长。左右邻居家见不到灯光,也不见声响,连狗叫、虫鸣的声音都没有,不觉身处孤岛,或是辽阔的荒野。

  叔侧身望着镇所在的方向,略有所思,似乎看到了工厂下班的喧闹,自言自语道:“你婶快回来了。”

  “那不是吗?”我指着若隐若现渐近的车灯。

  “她的灯(光)是蓝色的,很慢。”

  “骑的是一辆三轮车。”叔补充道。

  我猜叔肯定每天这个时候站在门口同样的地方,等着婶迟迟归来的蓝色车灯。

  “后面那个应该是你婶回来了。”叔笃信地说。

  我本能的看看表,指针在八点三十。

  真是婶。“婶,您回来了。”

  “你来了!”婶很惊诧。

  婶动作迟缓,但很熟练地翻身下了车。

  叔默契的接过婶的车把,倒推着进屋。

  “怎么倒推着进去?”我疑惑不解地问。

  婶说:“明天上早班,推出来方便。”婶看上去很疲惫,紧随着叔进了屋。

  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而自然,还那么安详。

  屋里的灯光不太明亮。叔缓缓地从厨房端出来事先做好的饭菜,饭菜还冒着白白的雾气。叔招呼我:“加一点!?”我只是夹了一块躺在饭面上的红署块,放进嘴里。味道很甜,而且很面。两位老人似乎很有味地窸窸窣窣吃了起来。

  我再次返身出屋。月光愈发明朗,微风从黝黑的河对岸吹来,树的黑影移动不歇地作响,越发显出这夜的静寂。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