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譬如北辰 > >正文

一闪念的邪恶

时间:2020-10-20 来源:地理信息网
 

  
  艾薇是某学校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她性格腼腆,乖乖绵绵,说话不会响雷打闪,总是温温柔柔,细声细语,因此在学生面前显不出多少老师的威严。学生也不太听她的话,她的班级管理起来有些费劲。
  当过老师的都知道,管理学生温柔是不起作用的,你越是温柔,学生们越是不怕你。年级越高,学生们就越难管理。
  学生管理不好,班级的纪律就差,学习成绩也就不会多好。为此,艾薇很苦恼,常常在心里骂自己没用。她很想把班带好,无奈学生们总是显得很毛躁,课堂纪律乱哄哄的。凡给她们班代过课的老师都反映她班的纪律太差,这话不经意地传到了领导的耳朵。新的学期一开始,领导就把她四年级的班主任下了,让她到一年级三班当了班主任。她好难过啊,这样的工作调整意味着她的工作能力不被领导认可。难过之余,心里的压力重了不少。但细一想,带一年级也好,一年级小学生总比高年级的大学生好管吧。
  在接手这个班之后,她就在心里暗下决心,从带这个班开始,一定要努力工作,扭转领导和大家对自己的看法。
  艾薇工作了一段时间发现,低年级并不像自己所想像的那么容易带,小孩子似乎更难管理。因为他们刚从幼儿园的大班进入小学,自由惯了,批评教育对他们好像不起什么作用。打,自己下不了手。教学任务那么重,一个月来,班级工作进行的很不顺利,课堂纪律依然乱哄哄的,一点儿起色也没有。她很苦恼,暗恨自己没用,高年级带不好,低年级也带不好,是工作方法的问题还是自己压根就不适合当老师?艾薇很茫然。
  学校有个老教师带班很有经验,不管什么样的班只要到他手里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被抹捋的顺顺当当。艾薇很想向她讨教几招就把自己的苦恼告诉了她。那位老教师告诉她说:“艾薇,你带班带不好不要着急,班级管理不是你想管好就能好的,要多动脑子,多想好招儿。首先你得熟悉学生,摸透他们的脾气秉性。教育要因人而异,方法不要千篇一律。在带班中你要把重点放在难缠学生的身上“镇”住他们,其他学生就不敢捣乱了。“镇”可不是打,是叫你善于发现什么样的方法在他们身上管用,不要一味地批评,也不要一个劲儿地表扬,把表扬和批评结合起来。用咱老话儿说就是‘打一棒子给个枣’。其次要多和家长联系,家校配合,最后让学生对你既敬又怕,管理班级就没有问题了。”
  艾薇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她回到班级就开始了对调皮学生的纪律整治。她先通知了几个调皮学生的家长。下午,这些家长陆续到了,艾薇先首先汇报了他们的孩子在学校这一段时间的表现和学习情况,然后告诉他们,孩子小,毛病多,就像正在成长的小树,要不断的剪枝·施肥·浇水。只要家长和老师紧密配合,孩子就能健康的向前发展。
  家长们见老师说得很有道理就表示一定好好配合老师把孩子教育好。
  送走家长,艾薇的一颗心放下了,看来,多学一些武汉好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其他老师的经验对自己还是有帮助的。只要自己有信心,有决心,这些调皮学生在家长的努力配合下一定能管好,班级纪律转好指日可待。纪律好了,学习成绩就一定会上一个台阶。
  其他家长都来过了,唯独武艺的家长迟迟不肯路面。武艺虽说和班上的孩子同龄,可长得比班上的孩子高出将近一头,身体又壮,站在队伍里就像一座小铁塔。
  武艺从小是在农村奶奶家长大的,快上学的时候才来到父母身边。自身的性格加上奶奶的溺爱使得他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没有一点管束的样子,上学以后就成了班上的一霸。
  艾薇想,这孩子太野,缺乏教育,得把家长找来好好说说,让家长积极配合。不然这样下去,孩子还不得走歪路?她让武艺给父亲捎个话儿来学校一趟,可是一个礼拜过去了,人不见不说,连点儿消息也没有。
  武艺的父亲武成是某事业单位的领导,年轻时当过兵,会拳脚,据说还学过车技,强悍是他的一大特点。一般人在他眼里那都是不上串的弱弱,很难让他正眼瞧一下。在孩子的问题上,他的想法和大家就更不一样了,如果哪个朋友的孩子哭天抹泪的向自己的父亲告状,他就会嘲笑:“瞧你养的儿子,一点出息都没有,怂成那样?将来怎么在社会上混!”
  朋友们被他说的一个个都无地自容了。自己的儿子如果和别的孩子发生冲突,他就会像训狗一样说:“上,儿子,别怕!”
  听了他的话,武艺会一扑而上和别的小孩扭打在一起。知道他们情况的人都满肚子气,敢怒不敢言。
  武艺在父亲的调教下,特别喜欢和别人打架,觉得能把别的小孩儿打倒在地再踩上几脚是特别爽的事儿,因此,在家属院儿经常和小朋友打架。上学以后毛病不改,在班上不是打这个就是欺负那个,有时还冷不丁的给同学来个脚绊儿,被绊倒的同学不是把膝盖磕了就是把头磕了,弄得同学们都躲着他不跟他玩。有时,同学们被欺负急了,就把状告到艾薇那儿。面对一个个被欺负的同学,艾薇由不得要批评武艺。批评得多了,武艺不敢在校园里打架就把地点转移到了校外。在校外,他不但打本班的同学,还打外班的同学,嚣张跋扈,一点样子也没有。有时让被打孩子的家长看见了说他几句,他还骂人家。许多家长找到艾薇要艾薇处理。有些家长还把话说的很难听:“你班的学生打人不是一次两次了,你怎么就不管管,看来还是你这个当老师的没能耐,连自己的学生都管不了,羞先人,还不如回家种地去!”
  艾薇心里很冤,她不知道管了多少回,无奈武艺不听话,家长不配合,老师在学校的教育都白搭。
  有一次放学,艾薇把路队送到地点就回家了,没想到还没踏进家门,手机就响了。原来武艺又打人了。这回打的是外班的,武艺小小年纪下手忒狠,用砖块儿把人家孩子头都打破了,那学生家长在电话里直骂娘。艾薇特别生气,武艺只是我的学生又不是我的孩子,为这些事经常受人家的气,她一怒之下拿起手机就把电保定羊癫疯哪家好话打到武艺父亲那儿。在电话里艾薇哭了:“武艺家长,你到底管不管你家孩子。他今天又打人了,把人家头都打破了,而且打人也不止一次,经常打。人家孩子的家长在电话里骂娘,我能说什么。从小到大我父母都没这样骂过我,更别说我老公了。可为你家孩子,我不知被人家孩子的家长凶过多少回,骂过多少次。你说是我不管还是你不配合?叫你来学校一趟配合教育你家孩子怎么就那么难!呜呜-----”
  武成见老师在电话里给自己发火儿,气不打一处来:“艾老师,我儿子调皮打人,是我的错吗?养孩子只能养人,又养不了心。你在别处受了气凭什么在我跟前发火儿。我儿子在你班已经两年了,就没听到你说过我儿子的一句好话,总是说我儿子怎么不好,怎么欺负同学。被欺负那是他们没本事,干我屁事!”
  说完把电话挂了。艾薇见武艺的父亲这样不讲理,气得快晕过去了,坐在沙发上就知道哭。艾薇的老母亲见状赶紧给艾薇宽心:“薇薇,别哭了,为别人的孩子气成这样不值得,气坏了身子是你受罪,与别人一点干系也没有。”
  艾薇边哭边说:“妈你不知道,这个孩子实在太野了,打人都成瘾了。叫了多少回家长,只来过一次。孩子依然“羊皮”照旧,毛病一点儿都没改,你让我怎么办?这孩子都快成害群之马了,家长不但不配合教育,还袒护。”
  母亲说:“他不怕自己的孩子学坏你怕什么?少管一下不行吗?好歹凑合几年,一毕业就与你无关了。”
  “妈,你不知道,有他在班里,我的课还能凑活,其他老师的课上都上不下去。老师们都认为是我的能力差,带不好班。你说我冤不冤,呜呜------”再说武成挂了艾老师的手机窝了一肚子的火儿,想当年我武成也算是我们村里的一霸,从来没人敢欺负过我,在部队,在单位都是别人让着我,哪有我武成让别人的道理。如今儿子的老师一次次的用难听的话噎我,这口言气哪能咽得下?就因为儿子,我好像成了平阳的落虎,由着她欺负了,哼!正生着气呢,他的手机又响了,他还以为又是艾老师打来的,拿起手机就准备摔,结果发现是自己哥儿们的号码儿,赶紧接起电话:“喂,哥们儿,什么事?”“今天下午,哥儿几个凑了一桌喝酒。快点儿啊,就等你了,不见不散!”
  他看看时间快到了就下楼开着单位配给自己的座驾向饭店走去。来到饭店的包间,哥儿几个已经在等候了。他一进去,哥儿几个赶紧地给他让座,紧接着就给他敬酒。他被哥儿几个围着,敬着,暂时忘却了烦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把酒杯倒转让大家看喝干了没有。大家一看赶紧又给他满上。他就喜欢这样的感觉,让自己高高在上,让自己陶醉在其间。他拿起筷子说:“来,大家一起吃着,喝着,不然光喝酒容易醉。”
  大家见武成拿起筷子也赶紧的拿起了筷子。席间弧光交错,不知不觉武成喝得有些高了。散席时,朋友要送他,他说:“不用,不用,哥儿们自己能行。”
大庆市女性癫痫病医院  说着打开车门上了车。回到家里往沙发上一躺,大声说:“老婆,我要喝水。”
  老婆赶紧给他端来了一杯水。他问:“武艺呢?”
  “睡了。”
  “这小子,不等老子回来就睡了。”
  他走到儿子的房间带着口水亲了儿子一下,看着儿子熟睡的样子,耳边又想起了老师那不中听的话来,气得他走出儿子的卧室拿起茶几上水杯就摔在了地上。艾薇,你等着,我不给你点儿颜色瞧,你就不知道我是谁?!想到这儿,他从衣架上取下衣服穿上就往外走,老婆在后面问:“这么晚了,你要上哪儿?”
  武成说:“找老师去。”
  他驱车来到艾薇住的小区大门外,拿起手机拨通了艾薇的电话:“喂,艾老师,你出来一下,咱们谈谈。”
  艾薇问:“你是谁?谈什么?”
  “你不是要我来谈武艺的事吗?我来了,希望你出来。”
  艾薇说:“对不起,都十点多了太晚了,我还要哄孩子睡觉呢,明天谈可以吗?”
  “明天?不行没时间。就现在有空,希望你不要推辞。”
  艾薇不肯出来,她说:“武艺家长,现在是休息时间,不是上班时间,还是明天在学校谈吧。”
  说完挂了手机。武成气坏了,心想,你让老子配合你,老子来了你却不肯出来。你不出来我就把你没办法了?他拿起手机又拨通了艾薇的电话,艾薇说:“武艺家长,你好像是喝酒了,今天先不谈,等你酒醒了,明天咱们在学校谈可以吗?”
  “不行,你今天不跟我谈,我就撵到你家里来跟你谈。”
  艾薇还是不肯出来。武成就不停地拨艾薇的手机,艾薇干脆把手机关了。武成见艾薇把手机关了就反复地打座机,说:“你出来,我请你吃饭,我请你喝茶,赏个脸吧!”
  艾薇见武艺家长死缠烂打不肯离去,心想他一个醉鬼要是真撵到家里来还不得把老人孩子吓着,于是跟母亲说:“妈,你哄孩子睡吧,我出去一趟。”母亲说:“薇薇,别去,我心里有些害怕,这个家长好像不是个善茬,你可要小心。”
  “妈,没事的,我出去跟武艺家长说完就回来,就在小区门口,没事的,放心吧。”
  说完穿上衣服走出了家门。
  武艺见艾薇终于肯出来了,心中的念头一闪,不识抬举的东西,这样不给面子。他从鼻子里“哼”了一下对艾薇说:“上车吧艾老师,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艾薇说:“太晚了,就在这说吧!”
  “你瞧不起我是不?我请你吃饭,要不我请你喝茶可以吧。”
  见艾薇摇头,他说:“好歹我也是领导,谁这么驳过我面子?没有,只有你艾老师。上车吧,给点面子!”
  艾薇见他满身的酒气不想上车,武成硬是把艾老师推到车跟前给她打开了车门并做了个请的姿势。艾薇见实在无法推脱,就极不情愿的坐到了后排座位上。
  武成见艾薇坐到了后座就用什么方法能降低癫痫病发作关车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车门还没闭紧武成就钻进了驾驶室。车一启动,他就猛踩油门,车像疯了一样向大街上冲去,车速快得实在吓人。艾薇心里好害怕,她紧紧地抓着前排座椅的靠背脸色都变了,她不知道武成要把自己带到哪里,会把自己怎么样?她不时地在后视镜中看着武成,看着他那被酒精烧得血红的眼睛,艾薇颤抖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她希望武成能清醒些把车停下来。武成在后视镜中见艾薇因害怕而变得惨白的脸越发得疯狂起来,又狠踩了一脚油门,车在大街上横冲直撞,车辆行人赶紧避让。武成轻轻地转了一下方向盘,车一下子从右道蹿进了左道。因为大街中间并没有隔离栏杆,车就在左道一直前行,艾薇的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她不停地在心里祈祷着:希望今晚没有事情发生,希望今晚没有事情发生。就在这时,前方过来一辆车,刺眼的灯光照得艾薇都睁不开眼睛了。武成也被灯光刺到了,他狠狠地打了一把方向盘躲避,车从左道回到了右道,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车门“砰”的一下开了,艾薇被车身转动的离心力一下甩了出去,身子重重地落在马路边儿,脖子垫到人行道的石头棱上再也没动一下。
  武成不愧为强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竟没一丝的慌张,他在座位上看了一下被甩出去的艾薇慢悠悠地掏出手机给交警队的哥儿们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坐在驾驶室里静静地等着。交警队的哥儿们来了,看见躺在街边儿的艾薇叫了辆120救护车把她送到了医院······
  第二天早晨是星期一,师生们正在校园里举行升旗仪式,艾薇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拉着三岁的外孙来到了学校,她可怜巴巴地大家问:“你们谁见到我女儿了?”
  听她问话,大家都很奇怪,眼睛不约而同地往艾薇班级的队伍里望去,没有人影。
  “她昨天晚上被一个家长叫走了,一晚上没回来,好像失踪了。”
  大家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惊愕地问:“你没给她打电话吗?”
  “打了,打了一晚上都没打通,电话关机。”
  “叫走的是谁的家长你知道吗?”
  “知道,是个姓武的。”
  大家顾不得升旗了,围着祖孙俩极力地安慰着,她们一边安慰一边望着校门口,希望艾薇此时能奇迹出现。
  十点来钟,终于有了消息,艾薇出事了,脖子被摔断了,没到医院,直接到了太平间。校园里一片哗然······
  艾薇走了,一个乖乖绵绵的人被这一念里的邪恶带走了,还没来得及扭转大家对他的看法,遗憾的去了另一个世界······
  有人说:“艾薇就不该上那家长的车。”
  有人说:“那家长一定懂得犯罪心理学。”
  还有人说:“这是谋杀,不过谋得让你找不到证据,只能以赔款了事。”“听说赔的还是公家的钱。”
  说什么的都有,不过艾薇什么也听不到······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